疯肖肖

[罐昏]大佬就喜欢养兔子 C1

#社会你霖哥×软萌小职员
 
#依旧标点符号运用渣
 
#别上升别带入开心看文
 
“霖哥!”
 
“霖哥好!”
 
“霖哥!睡醒啦”朴佑镇笑了笑,“场子都准备得差不多了”
 
“行”赖冠霖点点头,“今儿晚上还是把熊哥那伙人盯紧点,不能让他们在咱们的场子出事。”
 
“你放心。”
 
赖冠霖掏出烟盒,拿出一支咬在嘴里,转身上了楼梯。
 
酒吧的二楼有扇窗户对着一条背街小巷,赖冠霖习惯每天开业之前在窗台坐一阵,没什么原因就挺喜欢。
 
原来塑钢的窗户也被他换成了木质的。
 
这扇窗户就被朴佑镇戏称为“霖哥的文艺之窗”。
 
赖冠霖低头把烟点上,抬头吐了个烟圈,眯了眯眼睛。
 
今儿太阳还挺好看。
 
“呜呜呜”
 
这什么声儿?赖冠霖低头往巷子里望。
 
一个穿着西装系着领带的男人蹲在墙角,在哭。
 
这男的哭得跟只兔子一样,赖冠霖突然来了兴趣。许是哭了有一阵,男人的眼睛又红又肿,肩膀也一抽一抽的,看起来到真还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兔子。
 
赖冠霖却看得直想笑,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。
 
这男的真有意思。
 
——
 
朴志训今天被领导训了。要是真是自己犯的错也没什么。关键明明是小张没有告诉他报告的要求,背锅的却是自己。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 
自己真的看起来那么好欺负吗?
 
下班的路上朴志训越想越伤心,越想越委屈。从大路拐进小巷子,终于忍不住蹲在墙角哭了起来。
 
赖冠霖一支烟抽完,朴志训的抽泣声也渐渐小了。
 
赖冠霖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。烟,打火机,钥匙,钱...找着了。掏出来,看见红艳艳的包装上写着“洞子老火锅”。
 
幸好昨天顺手拿了一包。
 
往下一扔。整好掉到男人面前。
 
朴志训愣了一下,左看右看没有人,才抬起了头。
 
有个男的坐在窗户上看着他。
 
“拿纸擦”赖冠霖挑挑眉。
 
朴志训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。
 
“鼻涕都要出来了。”赖冠霖又点了根烟。
 
朴志训一个脸红,低头拿起了那包纸。
 
额...洞子老火锅?
 
擦眼泪,擤鼻涕,朴志训把一包纸剩下的都用完了。
 
“谢谢你啊。”朴志训抬头跟赖冠霖道谢。
 
“没事儿了吧。”这男的声儿也软乎乎的。
 
“恩”朴志训点点头。被别人看到他哭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赶忙说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说完小跑出了巷子。
 
都没说两句话就跑,自己难道能吃了他?
 
把烟又重新叼在嘴里,赖冠霖关了窗户。
 
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自己还会遇到这只小兔子。
 
——TBC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61)